高校近千专业撤销内情
[发布日期:2019-09-02 点击数:

又是一年高校毕业时。苏娜很庆幸,她在中国传媒大学就读的专业斯瓦希里语,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快速推进,人才需求呈井喷态势,薪资也水涨船高,这个一向不怎么起眼的小语种专业近年在就业市场成了“香饽饽”。但四年前服从调剂时,苏娜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门语言——尽管斯瓦希里语是非洲使用人口最多的一种语言,通用在坦桑尼亚、肯尼亚、乌干达等东非各国和地区,但在中国国内,它却是一门地道的小语种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小语种都这么幸运。教育部日前公布《2018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》显示,去年普通高校共撤销本科专业416个。其中中国传媒大学一下子就撤销了15个专业,包括波斯语、越南语、芬兰语、豪萨语、僧伽罗语等10个小语种。

被撤销的专业,风光不再

2018年度撤销专业的涉及170多所高校,其中在985工程学校中,浙江大学撤销了应用化学、材料化学、通信工程等10个专业,电子科技大学撤销了核工程与核技术、土木工程、统计学等8个专业。

据统计,2018年被撤销的专业数量是2014年的6.2倍。2014年度,仅有67个专业被撤销,以后逐年递增,到现在总共有991个专业被撤销。撤销的专业也有不少是热门专业,比如网络工程。

除了10个小语种专业,中国传媒大学这次还撤销了贸易经济、公共事业管理、教育技术学、数学与应用技术和电子科学与技术5个专业。

被撤销的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看上去“高大上”,但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些学生却嗤之以鼻,他们原想成为公务员或进入其他公共部门从事管理工作,可现实是专业对口的岗位几乎没有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教育技术学也是让人眼红的专业,原本是培养关于教学媒体和教学系统设计的人才。“但现在连小朋友都知道怎么玩手机,教师的多媒体技能也相当普及。”这位老师说,有些脱离时代的教育技术学专业,反而成了“烫手山芋”,各个高校都急于甩掉。

国内一千多所院校的英语专业近来日子也不好过。兰州财经大学长青学院、山西医科大晋祠学院和山西财经大学华商学院分别撤销了英语专业,浙江省十几个院校的外语系也相继“关停并转”。中国传媒大学不少学生认为,在人人都懂一点英语的时代,“仅有一门英语是不够的”。

高校扩张后遗症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专业大幅撤销这是近年高校扩招、大学滥设专业的结果。“一个专业热了,各个高校就一哄而上。”熊丙奇说,有的学校专业设置并没有经过充分论证,往往就是领导拍脑袋决定,先开了再说。

这样一来,专业人才供给超过社会需求,而本校专业又没有办出特色,培养出来的学生专业素质不过硬,就业惨淡,转眼“热门”变成“冷门”,它自然面临被撤销的结果。

今年下半年新生入学的时候,中国传媒大学学生吴姗目前就读的专业信息系统与信息管理,就要更名为大数据与智能分析了。

这是眼下最热门的专业之一。2018年度《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》显示,新增备案本科专业1831个、新增审批本科专业241个。数据显示,全球AI领域人才约30万,而市场需求在百万量级。一些大型科技企业、初创公司都面临着AI人才的极度紧缺。于是,并不意外地,许多高校在这类专业上争相上马——新增人工智能专业的高校达到了35所。

“设置和撤销专业首先是高校的自主权。”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专业设置的周姓官员称,大部分新增或撤销专业只需备案即可。“这是他们自主的一个行为,我们可能会做一个引导。”

对即将参加2019年高考的学子来说,《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》的公布无疑是一个风向标。从十年前的金融、法律、计算机专业到最近的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分析,“好专业”一直在变,不变的是学生和家长对热门专业的追捧。

“新增多的专业不一定就热,被撤销的专业未必就冷。”熊丙奇提醒那些填报高考志愿的学生和家长理性选择专业,认真分析学校的办学定位、办学实力,了解专业特色,不能盲目追逐热门。

来源:《报刊文摘》2019年6月21日  5版



上一篇:我的老师周光召
下一篇: